[All农] Mack Daddy(VIII)

👻半现背向/all农 

👻农农的成年生贺 (我的生贺依然没有写完,没关系不是什么大事)

👻中篇,由Nine Percent 9个人的个人短篇组成 

👻全是笔者的YY,全都是假的

👻文学功底浅薄

以上OK?下面走起




(VIII)尤农篇

在大厂中和陈立农交好的人不少,最为交好的也不算少,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够抗拒陈立农的狗狗眼。但在陈立农最为交好的几个人之中尤长靖绝对是最奇特的那个。

和其他几个不一样,尤长靖并不是属于第一眼看上去就特别突出的类型,气场也并不是很强大。尤长靖的气场是特别舒服的那种,不会给人威胁感,呆在一起还会给人一种安全感。尤长靖自己并不是很中意自己这种柔柔弱弱的气质,虽然在之后他还是很满意自己这样的气质的,不然他也没有办法在那些一个劲的只想体现自己的A气的一群人中体现出他的独特来。尤长靖认为陈立农在最开始会和他亲近起来也是因为他这个毫无威胁力的气场。那个时候的尤长靖只是随着自己的心意去跟陈立农相处着。因为陈立农对他来说是一个挺讨人喜欢的弟弟,是一个相处着挺舒服的朋友,所以他会去照顾陈立农会跟陈立农玩闹。最开始的时候真的就只是这样,并不是说自己毫无所觉或是怎样,真的只是把陈立农当成了一个朋友。他对陈立农不会有其他几个人的独占欲或是保护欲。正常人哪会对自己的朋友有那么多的稀奇古怪的欲望。这也是尤长靖最为独特的原因,其他几个人大概就算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感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把陈立农当成单纯的朋友过吧。

 

尤长靖的世界很干净很单纯,但这并不代表尤长靖是一个情商巨低的傻白甜,事实上他对很多事情的敏感程度是很多人都没有的,他自己说是多活的那几年不是白活的缘故。他大概是所有人当中最早意识到陈立农和其他几个人不对劲的人。尤长靖在离他们最近的VIP席上看着他们之间的氛围一天天暧昧起来,尤长靖为这样的变化感到胆战心惊。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场舞台剧上让人遗忘的龙套角色,虽然好像参演了这部戏,却又能以一种旁观者的视角去观察着这部戏。可终究他还是个参演者,他会为这部戏的成功与否感到心惊胆战,就算这部戏的剧情是这么的夸张离奇,他还是不自觉的偏袒着戏中的其他角色。他小心翼翼地为他们做着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掩护。他在陈立农的身边看着陈立农跟其他人做着暧昧的互动。不行,他要好好的护住这个小孩。尤长靖想着。尤长靖知道他没有理由去阻止他们都认同的这种荒谬的关系。他只是在情况最初开始失控的时候,去问了陈立农的想法。尤长靖还记得那个时候陈立农那满脸的惊讶和慌张。仿佛只要他再进一步,他就会找个缝直接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尤长靖没有再问下去,之后比之前更加小心温柔的对待着那个小孩。

后来有一天陈立农问了尤长靖,

“长靖,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就是个臭小孩!”

“……”

“好啦,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

“你能一辈子都对我这么好吗?”

“你觉得这是合理的吗?”小孩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去,“……一辈子那么长谁知道会怎么样啊。”说完,尤长靖捏了捏陈立农的脸,转头就干自己的事去了。

他没有看见陈立农就这么呆呆地看了好久。

 

那天之后,尤长靖感觉到陈立农变得比之前都要粘人了。闲着没事干就要凑过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故意开尤长靖的玩笑,让他气的跳脚。看他好像真的要生气了,就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黏在他的身边。尤长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就变成这样,但是反正他也并不会因为小孩粘着他就感到别扭不适,也就随他去了。这样子还省得他天天地胆战心惊地去关注陈立农和其他几个人的互动,想着会不会被别人发现什么。尤长靖习惯了身边总是有着这么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小孩,也习惯了跟着小孩凑过来的一堆跟屁虫。

到了出道夜之前的那个晚上,陈立农偷偷摸摸地拽着他来到了某个没有摄像头的角落。尤长靖看着陈立农的那个熟练程度,心里不禁想着他到底跟几个人一起偷偷摸摸地来过这个地方。这跟他没什么关系就是了。比他半个头的小孩十分可怜,应该是带着点撒娇的意味看着他。

“长靖,明天我们一起出道好不好?”

“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还有这话你不跟其他几个人说,你跟我说干什么?”尤长靖觉得有些好笑。

陈立农用力地摇了几下头,然后伸手抱住了尤长靖,将头紧紧地贴在尤长靖的颈窝处。“不一样,那不一样。如果不一起出道的话,我和长靖在这里就断了。再见到的时候就跟现在不一样了。”陈立农从来都不相信那种可以跨越时间和距离的友情,“我想要长靖永远都是这样的长靖。”

陈立农真的是一个很自私的小孩了,尤长靖想着。不能点头,不能答应,不能心软。尤长靖知道前面等着他的是什么。

“陈立农,你真的很自私。”

“我也这么觉得。”

“不一样吗?”

“都是不一样的,没有一样的。”

尤长靖觉得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这么护着这个小孩,不应该让他习惯了他,习惯到不想放下。尤长靖还走得开,但是他突然就不想走开了,也不忍心走开了。

尤长靖在他们一群人中还是显得有些独特,但也不是那个最独特的了。

 

陈立农生日的那天,尤长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费尽心思地去考虑一个别出心裁的生日礼物。他给陈立农写了一封信,然后随手拿起了身边的自助小火锅就当是生日礼物了。

“……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一份安心剂。

我们谁都不会离开。既然留在了这里就不会轻易的离开。我们一定不会过的很轻松,但一定会很幸福。因为我们有你,而你有我们。有些事情大家都心里清楚,但是那又怎样。你只要知道,我们是爱你的就够了。看看他们几个谁不是个性格扭曲的问题儿童,谁都不会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十八岁生日快乐。我一辈子都会在你身边的。”

陈立农抬手遮住了自己泛红的眼圈,“这个礼物也太不走心了啦。”




👻奉上今天的一章,这个系列的文还剩下最后一篇农的自述就完啦~至于农的自述的内容其实在昨天和今天的两篇里已经有一点体现了

👻好了,我要逛淘宝去了,明天的我就是一个穷B

November
10
2018
评论(2)
热度(89)
© 诺而不信 | Powered by LOFTER